再论牵连犯(4)_上海刑事辩护网,刑事辩护,涉外刑事辩护,无罪辩护,申渝律师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法律实务 > 减刑假释 >

再论牵连犯(4)


    三、牵连犯的规范构造
在肯定牵连犯这一罪数形态的前提下,我们认为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对牵连犯进行设计定位。
  (一)关于牵连犯的定义
在我国刑法理论界,关于牵连犯的定义,主要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表述:
其一,牵连犯是指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而其犯罪的方法行为或者结果行为又触犯了其他罪名的情形〔22〕。
其二,牵连犯是指为了一个最终的犯罪目的,而其方法行为又触犯罪名的情况〔23〕。
其三,牵连犯是指行为人实施某种犯罪(即本罪),而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即他罪)的犯罪形态〔24〕。
其四,牵连犯是指犯一罪而其手段或结果的行为又触犯了其他罪名的情况〔25〕。
其五,牵连犯是指犯罪的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与目的行为或原因行为和结果行为之间具有牵连关系〔26〕。
其六,牵连犯是指犯罪的动机行为和方法行为或原因行为和结果行为之间具有牵连关系〔27〕。
其七,牵连犯是指犯罪分子出于直接追求一个犯罪目的,而犯罪的方法或结果又触犯其他罪名的犯罪〔28〕。
上述七种定义中,第二种定义提出了一个最终犯罪目的的概念,强调牵连犯数行为之间的牵连关系,这是其可取之处,但其将牵连犯仅限于方法行为触犯其他罪名的情况,而将结果行为触犯其他罪名的情况排除在外,不当地缩小了牵连犯的成立范围,这是值得检讨的。第三、四种定义只强调牵连犯在行为特征上触犯了数罪名,但未涉及主观方面的牵连关系,对牵连犯的本质揭示不够全面。第五、六种定义均以牵连关系来解释“牵连犯”,犯了循环论证的错误,显然不当。第七种定义未表明牵连犯首先必须实施了数行为,难以与想象竞合犯相区分,现在主张此说的已不多见。相比之下,我们认为,第一种定义既强调了牵连犯主观上必须以实施某一犯罪为轴心,又要求客观上必须实施了数个犯罪行为,触犯了数个不同的罪名,比较全面和完整地反映了牵连犯的本质特征,是较为可取的观点。当然,这一定义仍有待改善。
定义是对概念本质特征的最高度概括。一个科学的定义必须能够完整地揭示出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能将其与其他同类概念区分开来。要对牵连犯正确地下一个科学的定义,首先应明确牵连犯这一犯罪形态具有哪些本质特征。我们认为,牵连犯具有以下特征:一是犯罪行为的复数性。即行为人实施了两个以上的犯罪行为,且每个行为均能独立成罪。如果行为人只实施一个犯罪行为,则绝对不是牵连犯。判断行为个数的标准,应以犯罪构成要件为标准。行为人实施的犯罪行为事实中,如果能够截分出不同的部分,且每个部分均符合各自对应的犯罪构成要件的,则是数罪;如果不能截分出不同的部分,或者截分以后,只有其中一个部分符合刑法分则规定的某个犯罪的构成要件,其他部分难以充足某个犯罪的构成要件的,则只能认定为一罪。如甲为了杀乙,盗取某公安干警丙的手枪。得手后,甲用该枪将乙杀死。甲实施的犯罪行为事实中,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是盗窃丙的枪支的行为;二是用该枪支杀死乙的行为。前者符合盗窃枪支罪的构成要件,后者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因此,甲的行为事实成立两个犯罪行为。又如甲男与乙女合谋敲诈丙的钱财。乙女将丙勾引到某一暂住房,丙正欲苟欢之时,甲男冲出,要告丙强奸。丙被迫私了,赔了6千元了事。本案行为人的行为事实虽然可以分为乙女勾引甲到暂住房的行为和甲男敲诈丙的行为。但前者并不符合任何犯罪的构成要件,只有后者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故只能将行为人的行为事实综合评价,认定成立一个犯罪行为。二是触犯罪名的异质性。牵连犯数个行为各自充足的构成要件必须是各不相同的,亦即牵连犯的方法行为、结果行为与目的行为必须各自成立不同的罪名。如果触犯的是同一罪名,则可能是连续犯,而不是牵连犯。三是数行为之间必须具有牵连关系。所谓牵连关系,是指行为人所实施的数个犯罪行为之间具有方法与目的或原因与结果的密切关系。按行为之间的关系来说,数个犯罪行为表现为目的行为、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以目的行为为轴心,方法行为是为实现目的行为服务的,结果行为是由目的行为派生引起的。按时间顺序说,方法行为在前,目的行为在次,结果行为在后〔29〕。四是数行为目的的终极性。牵连犯的数个犯罪行为一般均是直接故意犯罪,往往具有各自的犯罪目的。但是,这几个行为的犯罪目的在行为人心中并不是同等对待的。一般来说,目的行为的犯罪目的是主目的、重心目的,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的目的是从目的、附属目的。主目的是核心,决定着从目的的产生;从目的派生于主目的,并服务于主目的。就所有行为事实来看,主目的居于支配所有犯罪行为的地位,是所有犯罪行为的终极目的。从目的居于被支配地位,仅就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而言具有激励、支配作用,但就整个犯罪行为事实来看,其不可能对目的行为具有支配作用,因而在对行为人整个犯罪行为的评价中并不具有独立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说,牵连犯是出于一个犯罪目的的说法是成立的。但是,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牵连犯是出于一个最终的犯罪目的,或者是一个同一的犯罪目的,即目的行为的目的。如甲为了偷越国境,盗窃了他人的船只,并实施了偷越国境的行为。这里,目的行为是偷越国境,其犯罪目的是偷越国境,手段行为是盗窃船只,其犯罪目的是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所有权。偷越国境是主目的,盗窃船只是从目的,是围绕着偷越国境而伴随产生的一个犯罪目的。盗窃船只和偷越国境的共同目的、终极目的只有一个,即偷越国境。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给牵连犯下一个这样的定义:牵连犯,是指行为人出于一个最终的犯罪目的实施了数个犯罪行为(目的行为、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而分别触犯不同罪名的犯罪形态。
  (二)关于牵连关系的判定标准
在牵连犯的理论中,最复杂的是牵连关系的判定问题,即如何判断牵连犯的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之间或者目的行为与结果行为之间具有牵连关系。这一问题能否恰当地解决也决定着牵连犯理论是否具有实践价值。关于牵连关系的判定标准,综合起来,中外刑法学界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