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审查逮捕案件中的证据问题_上海刑事辩护网,刑事辩护,涉外刑事辩护,无罪辩护,申渝律师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指南 >

浅析审查逮捕案件中的证据问题

逮捕是指司法机关依照法律在一定时间内暂时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并予以羁押的一种方式,它是五种强制措施中最严厉的一种,故受各国法律的高度重视,我国宪法亦有明确规定。但长期以来逮捕只被看作是刑事诉讼中的一个具体措施,而没有把它同法治建设,人权理念等问题联系起来,没有从宪法和人权的高度加以认识。所以逮捕的权限不仅有刑诉法规定还有宪法规定,体现了双重性、严肃性。一旦出现错案就给当事人造成心身的损害甚至影响其一生的命运,更严重损害了检查机关的执法形象。正确地把握审查批捕权,应当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的方法,实事求实的科学态度进行全面、客观的分析案情查明犯罪事实,正确运用法律、惩罚犯罪分子保障无罪的不受刑事追究。提高逮捕的证据质量树立慎用逮捕的理念,已是当务之急。

一、存在的证据问题

(一)侦查证据搜集要围绕逮捕条件;证据体系的组织与逮捕条件要求不一致。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规定;对有证据证明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应即逮捕。可见,对一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可以适用逮捕措施,按刑诉法规定的事实条件、刑罚条件、社会危险性条件缺一不可,但在实践中,侦查机关长期存在着明显的重“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逮捕条件,而忽视逮捕的刑罚条件和社会危险性条件,而审查人员也忽视了这一点,认为够罪即捕,而不考虑罪轻罪重是否有逮捕必要,这种做法的弊端是现而易见的,是逮捕条件的法律规定被虚设;是不能体现惩罚与宽大,打击与挽救的刑事政策。

(二)取证形式不合法影响检察人员对证据是否采用

根据刑诉法规定,讯问的时候,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二人,笔录要让被问人核对,并且应当签名或盖章。可见,如果不依上述规定取证调取的证据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但审查案件过程中,我们经常发现有的侦查人员提供的问话笔录存在二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无侦查人员签名,有时是两个问话人的名字一个人签名;二是问话笔录无被问话人签名。这些证据按法律规定虽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但是客观上证据确实是侦查人员获取如果不采取将造成嫌疑人不能被采取强制措施,可能产生嫌疑人畏罪潜逃或出现新的危害行为等后果,这使得检查官陷于进取两难的尴尬境地。

(三)对取证理解不到位形成孤证导致案件“夹生”